雅安卧佛山公墓

怎么样在军中设计战场

上一讲,我们讲了《虚实篇》的做实和做专,这是一些我们工作和生活的基本原则。 如果你能够从小事情上识别出兵法的原则,并且始终坚持按原则去做,你就掌握了《孙子兵法》。 我希望在整个课程里面,你都能反复地去体会这一点。

这一讲,我们开始进入第七篇《军争篇》,这一篇其实讲了四个层次内容:

第一层,是提出用兵要“以迂为直”,但这件事很难?这是由于行军特点决定的,孙子介绍了行军的特别来强调“以迂为直”的难,但是它又是很重要的用兵之法。

第二层,孙子重点讲了“形名”,就是战争当中军队的指挥系统。

第三层,讲了如何治理现场军队的士气。

第四层,孙子讲了用兵的八条禁忌。

这一篇,我会分为两讲来给你讲解其中的要点。

要我说军事活动里第一重要的就是等待;第二重要的就是今天咱们要讲的行军。 我们这一讲,主要就讲行军的原理。

行军的原理

《军争篇》说:

“举军而争利则不及,委军而争利则辎重捐。”

这就是行军的基本原理了。

“举军而争利”就是全军冲上去争利。 但冲锋是少部分人才能冲,大部队只能慢慢走。如果“举军而争利”,全军开拔,“则不及”,你到不了。

“委军而争利”,什么叫委军呢? 委军就是走得快不用照顾走得慢的人,先锋部队先冲上去跟他打。 “则辎重捐”,那你的装备都得扔掉,你就不能带着走了。

所以《孙子兵法》接着就讲了,“是故卷甲而趋及日夜不处,倍道兼行,百里而争利,则擒三将军”。“卷甲而趋”就是你穿着盔甲的时候走得很慢,你要轻装前进的话,盔甲都得卷起来,就穿着里面的汗衫跑得最快了。“日夜倍道兼行”,就是昼夜兼行不休息,一天一夜能走一百里。

如果以这样的速度去争利,“则擒三将军”,就是上中下三军的将军全部都会被别人活捉。 为什么呢?因为“劲者先,疲者后,其法十一而至”,因为体力最好的跑在最前面,体力最差的跑在最后面,“其法十一而至”,就是当你以百里行军的速度去行军的时候,只有十分之一的人先到战场。

比如说:

对方是一万人,你也是一万人,本来大家是势均力敌的,由于你百里而争利,你先到了一千人,人家一万人很轻松就把你吃掉了。吃掉这一千人之后,人家歇会儿休息好了,第二个一千人又来了,又吃掉了。最后这一万人会被人家分为十口,一口一口全部吃掉。 你的大部队变成了小部队,敌人就以佚(今用逸)待劳,在那一口一口地等着你喂上去,这叫“百里而争利”。

那么我们把速度放慢一点,“五十里而争利,则蹶上将军,其法半至”。现在我把速度减慢一半,一天我只走五十里,但是五十里也超过了正常的行军速度,还是有一半士卒跟不上。“其法半至”, 你只有一半的人先抵达战场,那你的上将军还是要被人家灭了。

那么“三十里而争利”,现在我把行军的速度放到更慢,放到三十里,那也只能三分之二先到,还有三分之一在后面。“是故军无辎重则亡,无粮食则亡,无委积则亡”, 所以说没有粮食草料,没有后勤装备,军队是没办法生存的。

在上一讲,我们讲围魏救赵,庞涓就对应上了“举军而争利则不及”的情况。 孙膑要去攻打他的首都大梁,如果把大部队全部撤回来跟他打,等他的大部队全到的时候,孙膑可能已经把大梁给攻破了。所以他就必须“委军而争利”。当他“委军而争利”的时候,他就把小股部队送到了马陵,被孙膑一口就吃掉了。所以,这都是战争的规律。

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呢? 兵法就说,“军争之难者,以迂为直,以患为利”。什么意思呢?在两者之间也不是直线最短,表面上迂回的道路,实际上往往是最便利的。

“迂其途,而诱之以利”,在迂回的过程当中,我想点办法再来引诱调动他。别老是我走,让他也走一走,这样我就能做到“后发先至”。 我故意远远地迂回,让对方感觉我不会过去,再用假动作,用小利益来牵制对方,然后突然插进去,这就是“后发先至”。

赵奢救韩国

这么好的办法,我讲一个赵奢的例子。赵括纸上谈兵,赵奢就是赵括的爸爸,他才是真正的名将。赵括只是将二代,不是真将。

赵奢打这一仗也是跟秦国打,秦国攻打韩国,驻军在阏与。 赵惠文王要去救韩国,就问廉颇,廉颇说:“不行,这个道路又远又险,救不了。”然后问乐乘,“乐将军,您去行吗?”他的看法跟廉颇一样,不行。再问赵奢,赵奢说,“路窄不怕,狭路相逢勇者胜,我去”,就派赵奢去。

秦国知道赵国发兵来救,就再派出一支军队驻扎在武安城的西边,和阏与成为犄角之势,准备围点打援。 这个仗就难打了,本来道路又窄又险,大部队展开不了,你得排成一条直线过去,不就正应了刚才我们说的,一口一口给人吃掉嘛。 人家还在旁边又驻扎了一支军队,就更可以找个地方埋伏。“以佚(今用逸)待劳”,围点打援,以实击虚,都符合《孙子兵法》。

赵奢现在要把兵法上面明明白白讲过,最不符合他的形势转变过来,怎么办呢? 他授命出军,离开邯郸城只有三十里,便扎下大营不走了。他传下军令,“有来妄言军事者,斩”。

赵军里面有一个小将,看到主帅赵将军按兵不动,忧心如焚,冒死进谏,“请战,救武安,希望即刻出战。”

赵奢知道他是个好人,但是现在就正等着他这样的好人来送人头一用,就把他推出去斩首示众了:谁还敢来说“请出战”的,跟他的下场一样。 赵奢这一驻军,就驻了28天,还在加固营垒,根本就没有出战的意思。

这时候秦军就派了间谍来探这边的虚实。赵奢知道他是间谍,更加倾情演出,让他死心塌地地相信赵军不会出战。那边秦朝大将一接到汇报,大喜,他认为赵国只是应付一下韩国的求救。

赵奢这边前脚刚刚送走了秦国的间谍,后脚他就卷甲而去,轻装急行军两天一夜,没有遇到任何埋伏和抵抗,安全到达了阏与。

他跑了两天一夜,不是累得要死吗?人家不是就“以佚(今用逸)待劳”了,他还是虚啊,怎么办?赵奢有办法,他没有直接到阏与城,在离城还有五十里的地方就停下来扎营。什么意思?留五十里给秦军跑,所以你看他多狡猾。

这边秦军将领听说赵奢已经到了阏与,大惊失色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来了多少人不知道,有什么兵不知道。秦军就连忙把武安的军队撤回来救阏与。赵奢就占据了有利地形,这一仗大破秦军,阏与的包围就解除了。

这一仗打得非常的有味道。我们说了,“卷甲而趋”是很危险的,两天一夜的急行军远离后方,辎重也没有了,士卒疲惫。如果这么冲到阏与城下,和秦军直接遭遇,那赵奢恐怕也就“蹶上将军”,被人擒了。 妙就妙在他离城五十里就扎营,工事阵地都弄好了,再等秦军来。

这也就符合了前面《虚实篇》所说的“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,后处战地而趋敌者劳”,他成了“以佚(今用逸)待劳”,秦军成了“趋敌者”。 致人而不致于人,调动别人,不要被别人调动。秦军本来都给他安排好了,就是要调动赵奢过来围点打援。结果,他以迂为直,神兵天降,没逮着他。而他摆好战场之后,变成了秦军被他调动。他请客,秦军来吃饭了。

但是有一个问题,如果秦军不来怎么办呢? 知道赵奢到了,秦将其实可以多想一想:你到了就到了呗,我算一算你一支孤军,没有粮草辎重,你又能怎么样?观察观察再说啊。但是秦将慌了神,因为事情出乎预料,他不知道赵奢还有什么动作,就条件反射式慌忙地扑了过来。这一打就大败而回了。

别人不中计,这是个问题。所以套路来来回回都是一样的,但是每次的情况都不一样,双方的判断不一样,结果就不一样。这就是兵法的魅力。

本讲小结

在这一讲,我们学到了《孙子兵法》中《军争篇》的第一个关键,其实也就是在《虚实篇》里面提到过的,“故知战之地,知战之日,则可千里而会战”, 通过行军而调动敌人,主动选择时间、地点来争。

下一讲,我们就要讲第二个军争的关键点,两军对垒争的是气势,下一讲我们就来讲这口气怎么争。


分享到: